白小姐波色生肖诗

求七年级课文《秋颂》+赏析六合出了什么

ڣ2020-01-31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“秋天的风不带一点修饰,是最纯净的风。那么爽利地轻轻掠过园林,对萧萧落叶不必有所眷顾―――季节就是季节,代谢就是代谢,生死就是生死,悲欢就是悲欢。无需参与,不必流连。”

  赏析: 掠:轻轻地擦过或拂过。用一个字“掠”更显示秋风对世间一切轮回之冷淡。别人(此处指落叶)的生命危在旦夕,自己却如无事人一般地在旁边穿梭,可见秋风无牵挂、无世俗,它的眼光早已高出尘世的一切。秋风毕竟经历过和看过太多的一切,可能在开始时,它会悲伤,也会哭泣。但现在秋风早已目睹过一批批的树叶落下,但来年毕竟又会万物复苏,无谓的伤心,流连又如何,不如淡定地面对。秋风是最纯净、最修饰、无留恋、出于尘世而又高于尘世。

  “野鹤的美,澹如秋水,远如秋山,无法捉摸的那么一份飘潇,当得起一个“逸”字。”

  赏析: 澹: 安静。这是一个比喻句,“野鹤”也是代表秋天(因为摘抄原因,没写清楚)。说秋天安静得像秋水一般,距离远如秋山一样。秋水如前文所讲一样,没有忧心、紧张、执着,十分简单,潇洒、轻松。如秋水般安静,想必是十分静的。秋山作者并未多做介绍,但可看出距离较远,定会有种神秘和无法捉摸透的感觉。将“澹如秋水”和“远如秋山”的意思加在一起不真可当得起一个“逸”字。

  “闲云野鹤是秋的题目,只有秋日明净的天宇间,那一抹白云,当得起一个“闲”字。”

  赏析:天宇:天空,以秋日明净来形容天空,可见天气之好。一抹在这句子里指一薄层。可以感觉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,一抹淡淡的白云在天空中漂浮,感觉十分悠闲和惬意,实在当得起一个“闲”字。

  赏析:“经霜的素红”在文中指霜打到的红叶。风和霜实际代表着考验和磨砺。而

  飒爽地面对显示的是乐观和坚强。可见代表秋天的枫树之美,不仅仅是能接受考验,而是在面对考验和磨砺时能乐观和坚强。

  “高高的枫树,静静地掩住一园幽寂,树后重门深掩,看不尽的寂寥,好像我曾生活其中,品尝过秋之清寂。”

  赏析:幽寂:幽雅寂静。寂寥:寂寞空旷。清寂:安静、寂静。写出了那个被枫树深掩着的院子的寂静、空旷与优雅。虽描写只有仅仅几笔,但那个被素红色包围的幽雅、被重门掩盖不住的寂寥,还有那一园寂静的秋,竟如水晶球中般的,在我脑海里一幕一幕地展现。

  “最耐寻味的,是秋日天宇的闲云。那淡淡的、悠悠然,悄悄远离尘间,对俗世悲欢扰攘,不再有动于衷。”

  赏析:这句话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,“那么淡淡然、悠悠然”、“悄悄远离尘间”、“不再有动于衷”模拟了人的动作、心情、状态,表达了作者的处事态度,而这也正是作者最喜欢的那种淡泊、不为名利困扰的生活。

  “当叶子逐渐萧疏,秋林显示出他们的秀逸,那是一份不需要点缀的洒脱与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。”

  赏析: 萧疏:冷清、稀疏。孤傲:性情高傲,和他人和不来。“不需要点缀的洒脱”应该指的是自然而然的洒脱,是自己的气质,而不是刻意装出来的。“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”是指淡泊名利。甘愿过隐居的生活。其实那份无需点缀的洒脱和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,应该说的就是秋。

  赏析:眸子:本指瞳仁,泛指眼睛。风神:内在的气质,神韵。“有人的眸子像秋”说得是十分明澈,“有人的风神像秋”说得是内在精神像秋,也就是淡泊名利,享受寂静。

  赏析:这或许跟“退一步海阔天空差不多”。他淡泊名利,与世无争,没有苛刻地强求。但他的心却豁然开朗,使其更加真正地懂得生活。这样的美需在内心培养,我们应该学会一些无谓的东西,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享受生活。

  展开全部《秋颂》为济慈所作的一首诗歌。慈济,全名约翰·济慈John Keats(1795年—1821年),出生于18世纪末年的伦敦,他是杰出的英国诗作家之一,也是浪漫派的主要成员。其一生写出了大量的优秀作品,其中包括《圣艾格尼丝之夜》《秋颂》《夜莺颂》和《致秋天》等名作,表现出诗人对大自然的强烈感受和热爱,为他赢得巨大声誉。济慈诗才横溢,与雪莱、拜伦齐名。他生平只有25岁,但其遗下的诗篇一直誉满人间,被认为完美地体现了西方浪漫主义诗歌的特色,并被推崇为欧洲浪漫主义运动的杰出代表。他主张“美即是真,真即是美”,擅长描绘自然景色和事物外貌,表现景物的色彩感和立体感,重视写作技巧,语言追求华美,对后世抒情诗的创作影响极大。

  1 雾气洋溢、果实圆熟的秋, 你和成熟的太阳成为友伴; 你们密谋用累累的珠球, 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; 使屋前的老树背负着苹果, 让熟味透进果实的心中, 使葫芦胀大,鼓起了榛子壳, 好塞进甜核;又为了蜜蜂 一次一次开放过迟的花朵, 使它们以为日子将永远暖和, 因为夏季早填满它们的粘巢。 2 谁不经常看见你伴着谷仓? 在田野里也可以把你找到, 弥有时随意坐在打麦场上, 让发丝随着簸谷的风轻飘; 有时候,为罂粟花香所沉迷, 你倒卧在收割一半的田垄, 让镰刀歇在下一畦的花旁; 或者.像拾穗人越过小溪, 你昂首背着谷袋,投下倒影, 或者就在榨果架下坐几点钟, 你耐心地瞧着徐徐滴下的酒浆。 3 啊.春日的歌哪里去了?但不要 想这些吧,你也有你的音乐—— 当波状的云把将逝的一天映照, 以胭红抹上残梗散碎的田野, 这时啊,河柳下的一群小飞虫 就同奏哀音,它们忽而飞高, 忽而下落,随着微风的起灭; 篱下的蟋蟀在歌唱,在园中 红胸的知更鸟就群起呼哨; 而群羊在山圈里高声默默咩叫; 丛飞的燕子在天空呢喃不歇。

  优美而迷人的诗篇,仿佛将“秋”像甘蔗一样的榨取甜汁,只留下甘美畅快的感觉。秋在此时已化身仙女,轻抚你的额头,六合出了什么。挥洒的全是芬芳。

  这就是天才济慈。今天哪里有人会写出这样的诗呢,他们说时代已经变迁,已无产生这样诗歌的土壤,其实不过是他们没有能力写出这样的诗歌罢了。